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经济纵览 > 宏观经济
宏观经济

权威专家透视“三农”改革重大信号时间: 2019-02-21信息来源:《经济参考报》2019-02-21  作者:班娟娟 金辉 责编:万山



  2月19日,中央一号文件——《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做好“三农”工作的若干意见》正式发布:以打赢脱贫攻坚战为重中之重急中之急,以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政策为导向,以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,以土地制度改革为牵引推进新一轮农村改革,以补齐农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短板破解民生痛点……今明两年“三农”硬任务和改革攻坚图跃然纸上。

  20日举行的国新办发布会上,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、办公室主任、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详细解读了中央一号文件。接受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采访的多位权威专家也对“三农”改革重大信号进行再透视。据悉,下一步将抓重点、补短板、强基础,真金白银加大“三农”投入,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紧瞄高质量发展目标,农村土地改革也将迎来新突破,有望由试点转向全面铺开。

  做深做细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

  突出围绕硬任务抓落实成为中央一号文件的一大特点。

  “第一项硬任务就是打赢脱贫攻坚战,这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大的硬任务,是重中之重、急中之急。”韩长赋表示。一要重点解决好实现“两不愁三保障”存在的薄弱环节。二是加大“三区三州”等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力度,要啃下这块“硬骨头”。三是减少和防止贫困人口返贫,做好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的衔接。“其中,产业扶贫能够提供就业岗位、拓宽增收渠道,也是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最直接、最有效的衔接点。”韩长赋说。

 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贫困与福祉研究室主任檀学文对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表示,脱贫攻坚就是“三农”工作的压舱石,一号文件从多个方面做出了安排,还提出了注重发展长效扶贫产业、加强脱贫监测等新举措。“未来不仅巩固脱贫成果的思路范围要扩大,脱贫攻坚战与2020年后有关工作的衔接应得到更多重视,不仅是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战略的衔接,至少还要包含保障性扶贫机制化、2020年后扶贫战略转型等内容。”

  抓好粮食生产是农业农村工作的头等大事和首要任务。韩长赋指出,今年一号文件作出了特殊强调,释放了明确的重农抓粮信号。比如,确保粮食播种面积稳定在16.5亿亩,严守18亿亩耕地红线,到2020年建成8亿亩高标准农田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中央一号文件强调,围绕“巩固、增强、提升、畅通”深化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

  湖南省社科院中国乡村振兴研究院研究员陈文胜对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表示,与往年不同的是,今年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提出了围绕八字方针的具体要求,把夯实农业基础和发展壮大乡村产业作为重点任务,推进农业高质量发展,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提供了指导和遵循。

  韩长赋指出,要把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文章往深里做、往细里做,目标就是不断推动农业高质量发展。

  明年完成宅基地使用权确权登记颁证

  处理好农民和土地的关系是深化农村改革的主线。韩长赋表示,要以土地制度改革为牵引推进新一轮农村改革,进一步释放农村发展的活力。

  韩长赋透露,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已经基本完成,今年要做好收尾工作。同时,要研究出台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以后再延长30年的配套政策。

  此外,农村土地制度三项改革,即农村土地征收、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和宅基地制度改革也将迎来新突破。韩长赋介绍,“三块地”改革试点已经实行了四年。试点比较成熟的,比如农村土地征收和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,将在修改相关法律基础上,完善配套制度,全面推开,加快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。

  对于试点不够充分不够成熟的,比如宅基地制度改革,要稳慎推进,拓展改革试点,丰富试点内容,探索适度放活宅基地和农民房屋使用权的有效途径,盘活利用闲置宅基地和闲置农房,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。“在这之前,要做好基础性工作,组织开展农村宅基地和农房的调查,摸清全国宅基地的基本情况,力争2020年基本完成宅基地使用权的确权登记颁证工作。”韩长赋说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一号文件也强调,改革要守住底线,就是要坚持农村土地集体所有、不搞私有化,坚持农地农用、防止非农化,坚持保障农民土地权益、不得以退出承包地和宅基地作为进城落户的条件。

  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是农村改革的重要方面。韩长赋透露,农村产权制度改革要做好两件事。一是,今年年底前基本完成集体经营性资产和非经营性资产清产核资。二是推动股份合作制改革试点,建立农村股份合作组织。“要解决这些资产哪些人有份、怎么样管理和运营问题,建立一套产权明晰、权属清楚、运行有效的机制。”

  加快补齐短板改善农村民生

  在完善优先发展顶层设计、树立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政策导向方面,中央一号文件也做出了具体安排。

  韩长赋称,要在资金投入上优先保障。坚持把农业和农村作为财政优先保障领域和金融优先服务领域,加大公共财政倾斜力度,提高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业农村投入比例,过去长期是“取之于农,主要用之于城”,今后要确保农业农村投入力度不断增强、总量不断增加。在公共服务上也要优先安排。要努力推进城乡基本公共服务标准统一、制度并轨,能够实现形式上的普惠向实质上的公平转变,让农民在农村就可以享受到优质的公共服务资源。

  “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、外部环境发生深刻变化的复杂形势下,做好‘三农’工作具有特殊重要性。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,才能切实稳住‘三农’这个基本盘,切实发挥‘三农’压舱石作用。”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郜亮亮对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表示,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也是新时代处理城乡关系的“牛鼻子”。优先发展的关键要义是“抓重点、补短板、强基础。”

  “农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落后,是城乡差距最直观的一个表现,也是农民反映强烈的一个民生痛点。所以,要加快补齐短板,改善农村民生。”韩长赋指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