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江经济带,“金腰带”还要成为“绿腰带”
作者:孙秀艳 文章来源:《 中国经济周刊 》(2017年第33期)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17-09-14 15:04:03

    提起长江,您最先想到的是什么?富庶的鱼米之乡、湍急的滔滔江水还是红叶映三峡的绮丽?几千年来,长江一直是中华经济的中心地带,也是滋养灿烂中华文明的区域。然而,如今想到长江,也有小伙伴儿说,是沿岸数不清的化工园区、林立的高大烟囱,家乡已不是山清水秀的模样。
    别急!不久前,环境保护部、国家发展改革委、水利部联合印发《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规划》,这是落实长江“共抓大保护,不搞大开发”战略迈出的重要一步,如果说《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》是一张设计图,那么这个规划就是具体施工图。
    规划有哪些目标要求、重点任务,实现起来有哪些难点?请看规划编制者和相关专家为您呈上第一手解读。
    流域每年接纳废水量占全国的1/3,长江水生态环境严峻
    长江经济带覆盖上海、江苏、浙江、安徽、江西、湖北、湖南、重庆、四川、贵州、云南等 11省份,面积约 205万平方公里,人口和生产总值均超过全国的40%。
    “山水林田湖浑然一体,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宝库。” 这是规划对长江经济带的评价。这里物种资源丰富,珍稀濒危植物占全国总数的 39.7%。长江蕴藏极其丰富的水资源,多年平均水资源总量约 9958亿立方米,约占全国水资源总量的 35%。
    然而,长江水生态环境状况形势严峻。每年全国的1/3废水量,都是由长江流域接纳的,这个数字令很多人吃惊。污染造成部分支流水质较差,湖库富营养化,中下游湖泊、湿地功能退化,洞庭湖、鄱阳湖枯水期延长。长此以往,长江水生生物多样性指数持续下降,多种珍稀物种濒临灭绝。
    更令人担心的,还有危险化学品运输量持续攀升,航运交通事故引发环境污染风险增加。目前,长江干线港口危险化学品年吞吐量已达1.7亿吨,种类超过 250种,运输量仍将以年均近 10%的速度增长,发生危险化学品泄漏风险持续加大。
    在规划编制前,编制组成员进行过深入调研。编制组成员长期跟踪长江流域水污染防治等工作,对区域流域宏观层面问题识别以及规划重点等有准确把握。然而调研过程中,也有问题超出了编制组预期。
    参与规划编制的环保部环境规划院研究员王东说,这些问题包括由于三峡等工程形成的清水下泄,导致的中游江段水沙失衡;鄱阳湖和洞庭湖生态缺水,有进一步加剧的趋势等。
    “长江经济带水环境不容乐观,污染排放量大、水生态功能下降、污染源多样且复杂,这些问题相当突出。”复旦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包存宽表示,由此引发的水质性缺水问题日益严重,难以满足当前绿色发展要求,甚至将影响和阻碍未来发展战略布局。
    水资源利用有上限,
    生态保护有红线,环境质量有底线
    “从中华民族长远利益考虑,走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之路。”习近平总书记2016年的重要讲话确立了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的总基调。
    长江经济带生态“有恙”,规划就是要保护长江,令其告别伤痛,重新焕发生机活力。
    规划提出,到2020年,生态环境明显改善,生态系统稳定性全面提升,河湖、湿地生态功能基本恢复,生态环境保护体制机制进一步完善。
    环保部副部长赵英民认为,规划就是从水资源利用、水生态保护、水环境修复、环境污染治理、流域风险防控等方面,对保护长江生态环境提出更加细化、量化的目标和任务。
    包存宽认为,规划概括起来,就是明确水资源利用上限、环境质量的底线以及生态保护的红线。按照赵英民的解读,就是严守水资源利用上限,对用水总量和强度方面提出控制要求,有效保护和利用水资源;严守生态保护红线,妥善处理江河湖泊关系,加强生物多样性保护和沿江森林、草地、湿地保育,大力保护和修复水生态;严守环境质量底线,切实保护和改善水环境。
    规划里面有不少新提法、新亮点。比如,将合理利用水资源作为首要指标,将2020年用水总量分配到各省份。值得注意的是,规划设定的各省份水资源利用上限,在现有基础上略有增加。这是出于什么考虑?
    对此,王东表示,经济社会活动严重挤占生态环境用水,是导致生态系统恶化、生态功能丧失的根本原因。确立水资源利用上限,就是通过水资源的硬约束倒逼地方政府转变用水方式。在充分考虑区域水资源禀赋、生态用水需求、经济社会发展合理需要等因素的基础上,确定的用水总量控制目标,目标确定是审慎的,也是刚性的。
    包存宽认为,以往的单位水耗指标容易“一俊遮百丑”,相比之下规划提出的总量控制的要求更科学,但光有总量设定还远远不够。用水目标如何分配,考验各地管理者的智慧。“要达到目标,必须依靠市场机制,鼓励用水权交易,在总量不被突破的情况下,以市场手段提高用水效率。”
    也就是说,总量控制、初始权分配机制、用水权交易三者缺一不可,目标设定的政策性意义才会凸显。
    规划还首次提出“水资源、水生态、水环境并重推进”;首次提出“和谐长江、健康长江、清洁长江、优美长江、安全长江”的概念,引发社会广泛关注。
    所谓并重推进,就是以保护一江清水为主线,水资源、水生态、水环境三位一体统筹推进。
    “和谐长江、健康长江、清洁长江、优美长江、安全长江是对规划五大战略任务的具象描述,一目了然,容易理解,便于大家仅从关键词上就能明白加强长江保护的重点任务和方向。” 王东说。
    规划落地还需相关规划衔接支撑,协调工作将是大考
    “共抓大保护、不搞大开发”,关键在于规划具体实施,早日达到目标要求。现在规划已出,但如何落地不仅是对11省市,也是对相关部门的一大考验。
    规划强调,沿江11省市人民政府是规划实施主体,要将目标、措施和工程纳入本地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以及相关领域、行业规划中,编制具体实施方案,加大规划实施力度,严格落实党政领导干部生态损害责任追究制度,确保规划目标按期实现。
    包存宽认为,编制大流域尺度、部门合作的统一规划,强调了资源环境对发展的约束性,这非常具有开创性。作为一个区域生态保护的战略性规划,它的实施需要很多衔接与支撑的工作。今后还要出台区域的发展规划,按照保护优先的原则,发展规划应该服从生态环境保护规划。
    “规划实施,需要各级综合统筹协调和整体谋划。”赵英民表示,区域间协调联动要打破行政区划界限和壁垒,建立流域间/区域间联防共治机制,共同制定保护规划和治理方案,形成具体的时间表和路线图。
    努力把长江经济带建成中国经济版图上的绿腰带、金腰带,确保一江清水绵延后世,是全国人民的期待。长江经济带的小伙伴,看你们的了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责任编辑:  万山
加入收藏  | 设为首页  | 联系我们  | 版权申明  |
中国区域发展网  京ICP备12045607号-1安全联盟站长平台